今天,网上登出青竹的文章,题目是《军队已待命 川普还在等什么?》,文章指出,2020年美国大选已经不是一般的总统之争,而是成了生死攸关的大搏杀,变成了正义与邪恶最终的较量,即美国是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回到建国圣贤所指明的传统方向,美国第一的上帝之路,两条路线你死我活的的最后决战。川普就是在捕捉时机,等待最高法院的违宪判决,到那时总司令川普一声令下,军队就会控制整个美国,一举掀翻少数精英舞弊卖国的政变企图。

      这篇文章虽然观点惊世骇俗,但是切中了美国当前时局的要害。从目前政治格局上看,川普总统依靠地方法院和州议会的自觉力量,推翻既定选举结果的计划,成功的希望不大。尽管这个选举结果是个违宪的产物,是舞弊与违法乱纪的怪胎,但由于左派多年经营,反美国势力根深蒂固,其根蔓已经不仅仅是民主党,也蔓延至共和党内,连带几乎所有地方司法系统,他们与国际共产势力同呼吸共命运,贪污腐化,甘心将美国推向深渊。在此情况下,川普除了仿效林肯总统,以军队力量粉碎左派图谋,另起炉灶,挽狂澜于既倒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从纯政治力量对比来看,民主党左派掌控了国家舆论工具,以及大部分州一级地方政府及司法系统,他们一手遮天,一方面掩人口耳,新闻封锁,同时大肆作假票,操弄选举,违法舞弊,生生把川普总统压倒性胜利,篡改成了拜登领先的局面,致使川普总统面临左派海洋,无路突围的困境。但是面对声势浩大的左派社会主义狂潮,川普以其坚韧的性格和政治定力,承受了这一切压力,开始反击,虽然明知在州一级司法诉讼中步履艰难,胜率渺茫,但是必须走此程序,作为揭示真相,发动群众的出发点。

      到今天,两派几经交手,形势进一步明朗,美国已走到接近摊派的时刻。从川普总统这一方看,他虽然处于法律诉讼的劣势,但蓄势待发,仍然有制胜的机会和手段。随着诉讼进入联邦层面,最高法院的关键作用即将显现出来。关于最高法院的情况,大家都很了解,我不想多做解释,只想强调两点:

      1)最高法院中法官比例上看,支持川普总统的力量占一定优势,这是毋庸置疑的。Alto大法官前些日子对美国左倾的批判,声言“即使坦克车停在法院外,也不改初衷“,应视为保守派大法官的政治表态。当然这九个大法官不可避免地受到社会上左倾影响,但总体上,取决于总统的决心和即时政治力量消长对比,以及总统采取何种高超的博弈手段。

      2)最近最高法院5:4否决纽约州为防疫限制宗教活动的判决,应视为保守派与左派的一次提前演练,可以预见在大选的判决中,应该就是既定格局,从而向美国社会发出这样的信息,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决心完成各自的社会政治责任。

      除最高法院之外,总统手中的另一张王牌,就只剩下军队了。有些人胶柱鼓瑟地认为美军是国家军队,不会介入党派政治,断然否认美军的政治作用。产生这种想法的人当然大部分是左派自欺欺人的说教,而作为身为国家机器的军队,在和平年代当然置身于党派之外,但当国家宪法被践踏,外国势力插手,国家前途危在旦夕的时刻,军队不可能置身事外。而且目前的斗争早已超出党派界限,变成了攸关美国存亡的生死课题之时,仍然持军队中立的说教,无疑是别有用心,痴心妄想了。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将军,传达强烈的信号:美军忠诚的是美国的宪法,向宪法宣誓。这与川普总统及其团队指称民主党人选举舞弊是“违宪“这一说法,是互为表里的说法。川普总统在四年任期中,为美军的强大倾尽了大量心血,拨款两万亿美元,提高军人及退伍军人待遇,更换武器,整军经武,使美军力量得到极大加强,广大退伍军人得到了更好的安置。川普指责奥巴马执政缺失,最主要之一就是不为军队提供充足经费、基本装备,连炮弹贮备都没有,如何打仗?可以这么说,川普总统这四年,宵衣旰食,呕心沥血,为国操劳,军队将领看在眼里,应是最有发言权的,是第一见证人。作为美军将领及士兵,不支持这样为国为民、辛苦工作的好总统,那军队还支持谁?难道支持克扣军饷、专门给非法移民送钱、戕杀美军的民主党败类?当然不可能。川普总统是依宪法选出来的合法总统,他的第二任期被对手违宪剥夺,难道不是事实吗?军队看在眼里,喊出支持宪法、效忠宪法的口号,正说明了民心所向、军心所向,军队支持川普总统合法诉讼,进而粉碎一小撮违宪者的阴谋,捍卫国家,这是任何人都抹煞不了的事实。

      从纯政治角度看,民主党揽尽天下喉舌,控制舆论,但它有个致命弱点,就是不掌握政权和军权,手无寸铁,缺少强力支撑。黑命贵作为暴力街头帮派,乌合之众,不足为用。这是个足以致命的弱点,中国古话“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光刷笔杆子不能致人于死地。但是,鉴于奥巴马、克林顿长期执政,心腹亲信遍布中情局、联邦调查局等执法部门,不排除利用私人关系,私自调动这些机关掌握的突击队、飞虎队等小型武装,对川普总统发动突然袭击。同时,也可能收买外国雇佣兵,突入白宫,挟持总统,然后拜登以当选总统名义,进入白宫执政,强行接管政权。

      我们看到,川普总统如何堵塞这两个漏洞。陆军特种部队出身的代理国防部长米勒上任后首先宣布:“当我们执行总统命令的同时,我们也认识到军事交接和军事活动伴随着风险,以及难以预料的挑战和机遇…我今天在此宣布,我已经命令特种作战部队的领导层直接向我汇报,而不是向原先的官僚渠道汇报“。同时负责特殊行动和低强度冲突的国防部助理部长埃兹拉·科恩·沃特尼克(Ezra Cohen-Watnick)发表讲话,宣布将民用SpecOps置于国防部部门的统一指挥之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5EX8NbQQJU&feature=youtu.be )。民用SpecOps,就是指非军方隶属的特别行动队等武装,即CIA、FBI等下属的行动突击队等准军事组织。国防部采取这种措施,事权归一,消除上述隐患。

      同时,11月22日,美国国务院方面正式宣布退出《开放天空条约》,其含义是任何进入美国的飞行器,必须得到事先申请,申报飞行计划,经空军审核后方能进入。这就杜绝了国际雇佣军长途奔袭,进入美国要害地区作乱的可能性。

      在米勒担任代理国防部长后,执行的总统命令,加快海外撤军让美国兵回家的既定政策。据推特上了解空中管制的人士透露,美军近来飞行数量逞2-3倍的增长,调动频繁,气氛诡异!行家分析,国防部很可能以撤军为借口,调动兵力,从新部署,为军队将来实施军事管制做部署准备。我们知道,当新统帅上任时,为了检验属下的忠诚度,往往采取调动行动,以检验该军事单位的领导人忠诚度,是否执行命令,忠诚者留用,不执行者解除职务。这样经过一番行动,实现指挥调度,如臂使指,建立自己的军令权威。而这一番大动作,难免被人怀疑,造成不良影响或泄密。而以美军从世界各地撤军行动名义,正好遮掩,大张旗鼓,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综合以上的点点滴滴,我们可以基本认定,军队支持总统,并且已经采取了欲进攻、先自保的种种防范措施,先护住总统,然后做好了迅速出击,控制要害的各种准备。这一番大手笔部署,川普总统成竹在胸,勒兵观变,大决战即将开始。

      当然,军队出击只是下策,还是要等待进一步事态发展。最高法院是合法性的制高点,军队是执行高法判决的护法,一左一右,川普总统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尽在不言中!

来源:万!

扫描二维码,订阅币圈快报

赶快订阅新闻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