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化

 

与一些自以为总是站在正确一方的朋友不同,我只站在怀疑的一方。比如他们认为,“美国的三权分立、联邦制、多党竞争、言论自由、军队中立、民主选举这些基本制度历经考验已经非常成熟,所以别说选举腐败,就是日常官员贪污受贿的腐败就极少发生。正因为如此,美国才是民主的灯塔,是值得学习的榜样。”(万维博客余东海语)当然,从教科书文宣讲演的层面看,这些话名正言顺,不容置疑。但如果透过现实的外表看进去,你看到的却是不同的图像。

以这次美国大选为例。美国的言论自由很成熟吗?非也。一向以自由言论标榜的纽时,华邮和CNN,利用每一次机会来扼杀支持川普连任的各界人士的言论。他们一手遮天造成的盲区,欺骗了将近一半的美国选民。11月3日投票日之后,越来越多的民调显示,那些投票给拜登的选民后悔了。他们说,如果早一点知道拜登家族的丑闻,知道他实际上的政纲,就不会投他的票。之所以不投川普宁投拜登,也因为不了解川普实际上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总统。经过媒体的丑化,在部分选民眼中,川普是个不靠谱的大嘴巴,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者,谎言连篇的骗子。正因为人们信了这些才厌恶他。而媒体经常挂在口上,指川普不胜任总统的主要证据:疫情控制完全失败。可是媒体没有说明,美国疫情的控制权实际上主要掌握在每一个州,联邦政府只做支持保障。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之一纽约州,被严密地控制在民主党的掌管之下,到底谁之过?相信我,一旦川普下台,拜登上任,媒体会当即宣布,疫情已经从根本上好转,有赖于拜登正确领导。可惜真相告诉人们,在全球率先推出有效疫苗的,是川普而不是拜登。后者只知道强迫戴口罩和关门而已。

美国的选举制度很成熟吗?非也。这里我简单引几句宾州参议员马斯特里安努,前天在葛底斯堡大选舞弊听证会上的结论性发言。他说,50年前,我们把人送上月球,可今天我们却不能在费城和宾州举行安全可靠的大选。这一切完全是被高科技设计好的。我们掌握令世界羡慕的隐形飞机,可我们的选举还比不上阿富汗。当年曾用军队监督防止阿富汗选举舞弊,今天这样的舞弊竟然发生在自己家里。在四小时的听证会上,人证物证俱全,没有一件因存有虚假而遭反驳。几十万计的大选选票,在投票机中竟被人像玩弄赌博机一样随意篡改。我估计没有一家主流媒体敢把这些证词原封不动地报告给每一位有法定知情权的美国选民,因为媒体对这些真实证据恐惧到发抖。这只不过是美国第一个州的第一次公听会,就这样排山倒海地令人震惊,其它的几个,十几个,几十个州呢?我相信这完全可以证实“当选总统”拜登的证词:我们拥有史上最完整的选举舞弊系统。以至于这位新出炉的总统在第一次与8000万选民视频见面的时候,只得了1000点击。

最终,我还是相信在美国的现有制度下,经过激烈的博弈甚至交锋以后,在最高层面实现大团圆结局。不过这个结局人们不可能操起手就等到,只当亿万美国人用最大的良知和勇气,据理力争,最后才有机会出现。总之,决定结果的一定是人,不是制度。假设一下,即便有三权分立,当一锤定音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在投票的最后一瞬间内心动摇了怎么办?历史将被他们的人心改写,而不是制度。

我一向对那些口口声声称制度万能的精英嗤之以鼻。他们言下之意的制度,就是哄骗大家把权力交给他们,而只有靠他们运作的无所不能的制度,才决定你们的命运。具体什么人不说了,反正什么样的人都有。这里我完全不否定制度的作用,就像不否定科学的作用,不否定理论的作用一样。不是由于科学或理论没有用,而只因为在实际上真正起作用的,是在科学背后,理论背后,制度背后的人。决定命运的是人,不是制度。

人们经常用核能的不同作用打比方。最近的一个证明是冠状病毒。同样的生物基因科学,可以使天然的病毒长上非天然的翅膀,造成一场全球无法抗御的大瘟疫。不过也就是这个RNA技术,却可以合成人工疫苗,或许最终拯救人类。再比如社会主义理论,被好人利用,可以演化出人人从中获益的北欧社会制度。而它的漏洞,也可以使查韦斯言正名顺地建立一个委内瑞拉式的独裁寡头政治。

邓小平曾看到制度的作用。他说过这样的话,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走向反面。美国大选的事实则证明了更深层的道理:制度好也无法制止坏人暗中使坏。因为世界上没有一样东西可以做得天衣无缝,包括制度。钻制度的空子,利用制度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对于存心使坏的人来说,再容易不过。他们只要硬把舞弊当成正常制度来强加于人,政变的目的就达到了。

制度不是万能的,当然没有制度也万万不能。要让一个制度有效地造福人群,这几个条件必须具备。一,千万不要迷信任何制度,随时保持高度警觉。张开警惕的眼睛,怀疑任何可能破坏制度的蛛丝马迹。二,放弃一劳永逸的幻想,以为只要把制度修订好,它就能自行运作。制度不是决定性的,决定的是人。三,不断修正和改进制度,杜绝所有可能的制度漏洞。最后也是最要紧的,定期考核与更换执行制度的人,保证不让坏人大量混入制度。这一条很难,因为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一时间不容易识别。怎么办呢?还是有办法,这就是保证言论的自由畅通,提高众人的识别能力,把隐藏的坏人一个个从黑暗中挖出来。记得有一个美国的大学女校长讲得好:大学教育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大学生在毕业后,获得基本的识别虚假的能力。我再赞同不过。

 

扫描二维码,订阅币圈快报

赶快订阅新闻快报